首页 >> 诗歌原创 >>散文诗 >> 沉思:在故黄河【阿土】
详细内容

沉思:在故黄河【阿土】

作者:阿土

 

1

从一截水流开始,向上攀缘,192.7公里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可这就是故黄河的脚迹,曲曲折折地倒映着徐州的表情!

在这段汪着苍凉记忆、汪着悲情历史的蹄印里,是什么像一道耀眼的光芒擦亮了我的眸子?

一条条分洪道,一座座水库,一块块湿地,一排排树,风吹芦苇,把低垂多年的头颅拨回了天空,绽放出崭新的笑容;鱼戏莲塘,把堵塞的心情疏通成渠,流泻出欢快的歌!

我看到了那些被卸下的忧伤,它们从黄土里涌出又被黄土湮灭,最终成为飘散的尘埃。

我看到了那片正焕发新生机的滩涂,它们从被废弃的失落中慢慢找回了存在的快乐,迎接水鸟的翔舞!

故黄河啊,我在一直在想:让一条死去的水道重新苏醒,需要怎样的一种心境?

 

2

我们从不同的支流走来,在徐州汇集,不为观故黄河的身影,只为一睹曾经与徐州交集的水。

我们在故黄河的沿岸行走、歇脚,在防护堤上打量挺立的红枫,在静谧的水边聆听菖蒲的絮语,在温软的中午幻想着丰满郁秀的水草。

11月,究竟是这个季节变了,还是我们看错了时间表?

故黄河已不再是那块曾依附于徐州身体上的疤痕,它在一个全新的世界里,用另一种激动的情怀诉说着岁月的变更,它不再提过去的无奈和经历的沧桑,一双感激的眼睛正含情脉脉地盯着在工地上来往的忙碌者。

故黄河啊,我在一直在想:那在陆地与流水间盛开的颜料究竟是不小心的孩子打翻,还是哪个油漆匠人的倾泼?

 

3

一声轻响,是水流的韵律,还是风吹的乐章?

回首而望,那些活跃在脑海里的念想如花团锦簇,照耀着我的脸庞!

太阳在上,大地在下,故黄河,我能否用自己一个人的心醉代替大家的情感?

或者,用桥梁,用碑刻,用虚幻的图像,将这条曾悬于徐州之上的河流,揉搓成文字中最动人的部分?

从丰县到铜山再到睢宁,从二坝到临黄、到房湾、到安国,再到龙湖,无数的故事在我的思索中嘶哑了嗓子。我把所有的印象调集,却愈来愈发觉自己的贫乏,我竟然没能读懂你脸上的表情。那一片泥土的黄色不正是浸入我们肌肤的色彩,在我们的血脉里以一种光芒的方式流泻与扩散?!

故黄河啊,我在一直在想:喧嚣与宁静是分化的两极,可为什么我们却要用毕生的时光去记取一滴水?

 

4

听到沉船的消息时,我突然愣了,像那些来自遥远年代的瓷,有些不知所措!

倾斜的时光可以把记忆储存,可是我们,除了能记住未消褪的疤痕还能记下些什么?

水道的建设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,那些让我敬佩的人高一脚低一脚地走着,他们为梦努力的行为是无边的关怀,在缓慢移动的黑暗里成为照亮生命的灯盏!

我似乎明白了人为什么总能在山穷水尽的时候突然有所发现,脱胎换骨。

与山为朋,与水为友,便是你拈花一笑,抵达彼岸的捷径!

故黄河啊,我在一直在想:水与人类的共存,是否需要一种相互的谅解与关怀?

我知道,生命的最高境界是妥协,我早已不再渴望放出奇光异彩,只想在现实的岸上,听你们与乡民对白!

 

作者简介:

阿土,本名庄汉东,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。作品见《散文》《人民文学》《延河》《北方文学》《草原》等刊。出版散文集《有一种距离叫遗忘》、《绝句那么美》、《读木识草》(签约台湾出版社),诗集《诗意故里·绝色新沂》等。

技术支持: 木同网络 | 管理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