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诗歌原创 >>诗评论 >> 当前散文诗研究亟需关注的问题
详细内容

当前散文诗研究亟需关注的问题

    作者:箫  

 

新世纪以来中国散文诗创作空前活跃,不仅作者队伍不断壮大,创作质量明显提升,而且理论研究也取得不少成果,但理论研究滞后创作实践的问题依然突出,尤其是对散文诗的文体特质、审美追求、发展走向等基础理论问题研究还不够深入。这些问题不解决,将会影响和制约散文诗整体创作水平的提高。我感到,当前尤其要关注四性

一是坚守独立性。首先要坚持以诗为本,牢牢守住散文诗的诗性特质,更加自觉地把散文诗当作来追求,真正划清与抒情散文的文体界限;其次应不失散文之美,尤其是散文行云流水般的自由美,把散文诗与分行新诗区别开来,让散文诗真正成为散文诗,改变当前散文诗创作亦诗亦文的状况。特别是随着越来越多的诗人加入散文诗创作队伍,应注意防止散文诗过于诗化的现象。有诗意的美文不一定是散文诗,分行新诗连起来排列也不是散文诗。因为一旦丧失了独立性,无论被散文了,还是被诗了,散文诗都会失去它存在的价值,这是需要我们警惕的,也是一些散文诗前辈担忧的。

二是突出现代性。散文诗本来就是一个现代性的文学新品种,无论是中国散文诗,还是外国散文诗,其传统的精髓都是现代性,失去现代性就会丢失散文诗的。对人的关注和对人性的探索,是现代主义的哲学基础。强化散文诗的现代性,不仅要注重借鉴西方现代诗歌精湛的艺术手法,更重要的是具有强烈的现代意识,更加关注社会现实,更加关注民生疾苦,真正表达出诗人悲天悯人的现代感悟,表现出生命的大悲苦、大感动、大情怀和大担当。散文诗人要敢于对邪恶说不,勇于为弱者喊疼,努力在深度反映现实生活上取得更大突破。耿林莽、周庆荣的散文诗,在这方面堪称典范。

三是彰显民族性。谢冕先生把如何处理传统与现代的关系,称之为中国新诗的百年之痛。其实散文诗也一样,为解决好散文诗这个舶来品落地生根的问题,几代散文诗人进行了艰苦的探索和不懈的追求,但是这个问题至今并没有解决好。有的人盲目追崇西方现代诗歌,对中国诗歌传统包括《野草》传统不屑一顾,作品缺乏鲜明的中国特色,就像梁实秋先生早就讲过的那样:是用中文写的外国诗。鲁迅先生早就讲过:只有民族的,才是世界的。特别是在文化全球化的大趋势下,散文诗要实现突破超越,必须在继承传统、融合中西上下功夫,决不能食洋不化,要注重传承中国诗歌的优秀传统,特别是《野草》开创的中国散文诗传统,保持汉语诗歌艺术的一脉相承。只有这样,中国散文诗才能创作出既有民族特色又能沟通世界的优秀作品来,才能进一步彰显当代散文诗的中国气派。

四是注重多样性。当前,散文诗创作最大的问题,就是相似性太大,差异性太少,一些作者不仅重复别人,而且重复自己,这个现象比较严重。我们散文诗群的一个重要贡献,就是大力倡导大诗歌理念,积极探索中国散文诗发展的无限可能性。我感到,追求散文诗的多样性,首先要更新散文诗观念,就是要摒弃狭隘的文体观,走出人云亦云的题材束缚,摆脱千人一面的简单复制,在形成作品题材、艺术手法、风格流派的多样性上下功夫。尤其是散文诗流派需要大力倡导,流派既是一种文体多样性的具体体现,也是一种文体成熟的重要标志。现代诗歌的流派很多,可以说是异彩纷呈,但散文诗的流派还没有真正形成,这应当引起我们散文诗人尤其是散文诗研究者的高度关注。

 

技术支持: 木同网络 | 管理登录